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高手的博客

证券投资交流、商品期货、股指期货、保证金交易等金融产品交易交流

 
 
 

日志

 
 
关于我

本人作为一名金融从业人员,自有中国股市以来就投身市场,经历了从实物股权投资到认股权证,再到股份认购表、网下申购、网上申购等各种形式的股权投资和股票买卖,参与了交易所国债、企业债、公司债,柜台交易国债、企业债、公司债,外汇宝、黄金T+D交易、商品期货、商品电子盘交易等各种金融产品的交易,积累了一定的投资理财经验。本人一贯信奉的交易理念是:投资心态介入,投机心态出场,长期复利收益。不求战胜市场,只求动态多策略适应市场,将自己置于主力地位,绝不可幻想与主力做对。战略上站在主力的队列,战术上立于主力对面。

网易考拉推荐

会宁“先民村落”  

2014-05-01 19:41:44|  分类: 日记及其生活感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盗墓贼如痴如醉 古文物四散飘零 古遗址面临毁灭
  本报记者再访会宁“先民村落”
   去年10月以来,白银市会宁县多次发生集体盗挖古墓葬事件,大量新石器时代或更早时代的珍贵文物遭到毁灭性破坏。时至今日,盗挖古墓的事件仍在发生。
   疯狂盗挖古墓的背后流传着一个令人担忧的消息:在会宁县草滩乡某村发现了先民生存的村落遗址,宁静的山村再次被盗墓者锋利的锹铲所侵犯。
  目击:田间仍有盗墓者
   3月4日,本报记者来到会宁县草滩乡断岘村、尹寺村、土高乡薛咀村等地,对当地古墓葬被盗挖情况进行了第三次实地踏访。
   当记者向着原以为是在田间准备春耕的人们走近时,他们却惊慌地跑了。“他们不是村民,是盗墓者!”一起进入现场的会宁县文化文物出版局文物稽查队牛队长告诉记者。田间盗洞、探眼随处可见,陶罐残片、人体骸骨散落一地。
   “自从会宁发生大规模集体盗墓事件后,县上有关部门虽然进行了联合整治,集体盗墓的势头有所遏制,但问题还是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解决。盗墓的人数虽然少了,但盗墓的行为依然在继续,只要公安机关和文化部门的人员离开现场,他们就会继续盗挖。他们甚至在过年期间也没有停止盗墓活动,大年三十晚上,盗墓者就在薛咀村盗出了数十个彩陶。”这是断岘村、薛咀村、尹寺村的部分目击者告诉记者的。
  传说:发现古人类遗址
   “大约10年前,党大爷犁地时,犁出了一个小陶罐,本想拿回家去,但他老伴认为野外的陶罐很可能是谁家坟茔里的东西,拿回家不吉利,就扔在山里。谁料想,10年后竟然在这儿出现了盗墓者。”断岘村的部分村民说这些话时还有些愤愤不平。
   “在上世纪60年代的某一天暴雨过后,薛家沟村一位70多岁姓薛的大爷领着当年四五岁的孙子在田地里查看庄稼,孙子突然在一个被大水冲开的缝隙里发现了一个陶罐,薛大爷顺着缝隙发现了一个窑,窑里竟然堆放着大量的陶罐。不几天,薛大爷去世了,这事再无人知道,那个被大水冲开的缝隙也被村民填平了。”当年薛大爷身边的那个小孙子已年过半百,对当年的事也记不清了。当挖宝事件传遍全村后,这个故事再一次在村民间流传。
   “又有人说在草滩村和北面村也有陶罐,在十几年前,有村民修房子时,不仅挖出了陶罐,还挖出了很多类似于人类生存的‘窝棚’状的遗迹,其中残存着大量的灰烬等物什。这里肯定是古人类生存的村落遗址。”这个传说对那些蠢蠢欲动的盗墓者来说有着更大的诱惑。生活在这里的不少村民当然也不甘寂寞,他们都在伺机而动。
   会宁县文化文物出版局的有关人员也向记者证实,他们听到了这些传说,由此我们不得不认真地思考:这些传说如果是真的,那将意味着什么?
  保护:缺人少钱叹无奈
   谈到会宁县的文物保护,该县文化文物出版局的负责人有着诸多的感叹和无奈。
   会宁县面积6439平方公里,辖28个乡镇、2066个自然村,境内已经发现的文物保护遗址有112处。该县文化文物出版局共有职工12人,每年核定的办公经费是每人800元,全年的总费用不足1万元,全局只有一辆已过报废年限的普桑车,而这些费用还不光是用来进行文物保护的。
   12个人,1辆车,面对2000多个村,仅仅看护已经发现的文化遗址,本身就是一件很难的事,更不要说去看护大量田间野外还未发现的文物。这是一个残酷的现实,但他们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
   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局里也向上级部门报告,是否进行抢救性发掘和保护,但是大家都被能力和财力所困扰,在该或不该的争论中,时间和文物在慢慢地一起流失。
  专家:遗弃文物价极高
   采访中,记者在村民家中见到部分被盗墓者遗弃的文物,如形似石斧、石刀、石杵的石器,也有骨珠等。甘肃省博物馆有关负责人听了记者的介绍后,对这些遗弃的文物初步进行分析,他们认为,该处至少是5000年前新石器人类古墓葬遗址,特别是骨珠的年代或许更早一些,极有可能是7000多年前的文物,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但可惜的是,由于盗墓者的肆意破坏,导致这些极具考古和研究价值的文物大量流失或散落民间。
   从草滩乡、土高乡被盗文物的现场和草滩乡的地图上看,这些古墓葬群的分布和范围的大小是有规律可循的。如果以断岘村、薛咀村、尹寺村为基本点,将其连接起来,这些古墓基本处在一个大的三角形范围内,各处古墓葬的规模都在2平方公里左右。由此,有人推断,有如此规模的古墓葬群,肯定就有人类生存的村落遗址,那么,这个遗址又在哪里呢?在此,我们不由得又想到了前面的传说。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么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否是一个具有极高文物价值的大文化带呢?
   然而,面对猖狂的盗墓者,我们还能在猜测和假想中等待吗?如果任由这些墓葬在一片盗挖声中消失,无疑,我们将成为历史的罪人!
来自2006年3月8日兰州晨报
   文/图 本报记者 宋维国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