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高手的博客

证券投资交流、商品期货、股指期货、保证金交易等金融产品交易交流

 
 
 

日志

 
 
关于我

本人作为一名金融从业人员,自有中国股市以来就投身市场,经历了从实物股权投资到认股权证,再到股份认购表、网下申购、网上申购等各种形式的股权投资和股票买卖,参与了交易所国债、企业债、公司债,柜台交易国债、企业债、公司债,外汇宝、黄金T+D交易、商品期货、商品电子盘交易等各种金融产品的交易,积累了一定的投资理财经验。本人一贯信奉的交易理念是:投资心态介入,投机心态出场,长期复利收益。不求战胜市场,只求动态多策略适应市场,将自己置于主力地位,绝不可幻想与主力做对。战略上站在主力的队列,战术上立于主力对面。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没有前提取消发审委将是一场灾难  

2014-01-26 09:35:31|  分类: 证券投资及市场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前提取消发审委将是一场灾难

2014/1/21 每日经济新闻

       此次新股发行改革未能成功,是对市场乌托邦主义的严重警告,显示了在失信的市场中,规则尊严未建立之前轻举妄动,将付出怎样惨重的代价。

有媒体披露,证监会酝酿取消发审委。1月下旬证监会召开的2014年度监管工作会议将对本轮机构改革作出部署,在证监会201311月确定新股发行制度向注册制过渡后,发审委的存在已渐无必要。2015年将会取消发审委。

取消发审委是市场化改革的重要一步,但什么时候迈,时机的选择至关重要。市场化的目标没有有效的手段,常常南辕北辙。

新股发行市场化心情急迫,可以理解。一方面,股市需要融资,几百家拟上市公司堰塞湖悬在头顶,搁在哪个决策者头上,都如芒在背、如樑在眼,烦心不已。另一方面,暂停新股发行无法医治股市的膏肓之疾,这是基础共识。暂停新股发行最大的好处是让之后头几批发行的新股享受高市盈率,显示对中小投资者的体恤之心,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好处。

新股发行乱像横生,仿佛瓷器店闯进一头公牛,一地碎片。市场化方向没有错,必须坚持,但对市场化的理解不能过于狭隘。市场化决不仅仅意味着放任主承销商自主定价,放任大量公司上市,更意味着建立基础制度,严惩失信行为,否则,在本已信用不彰的资本与货币市场,不过是权贵与利益群体假借市场化之名大肆掠夺,而后一走了之。

新股发行之所以屡受诟病,主因是圈钱、三高发行、发行后难以退市等原因,所有这些病像背后的症结,是不健康、不规范、野蛮生长的市场化。上市可笑的成为尊荣的象征,享受特殊待遇,不仅可以从股市圈钱,还可以凭借股票质押、担保获得银行的平价资金,企业治理一乱糟,照样可以获得几亿的壳溢价,圈完钱还要在尸体上啃上一口。中国股票市场的不公平与血腥,有目共睹。

在畸形的市场土壤上,一些市场化的改革举措变味、异化,而监管举措外强中干。如三年以上存量老股发行,变成一次性套现的良机,如加强主承销商责权,变成人情来往的通天坦途。成熟的股票市场也有主承销商的人情输送,不存在什么老股套不套现,但风险尽情向二级市场释放、而主要利益尽留于利益人士之手,这样倾斜的市场举世少见。这说明,把成熟市场的规则一厢情愿地套用到A股市场上,过于书生意气,吸收成熟市场的规则,必须吸引建立健康市场的精髓,即透明、公平与活跃的定价,美国市场发生2008年金融危机后,对银行业的监管日趋严厉,中国的信用体制难道会好于美国?

迟迟无法建立信用的市场必然是行政权力主导的市场,而权力的干预加剧了市场失灵,于是更加呼吁“清官”现世,这是恶性循环。闹剧简直难以收场,如有的上市公司为了追求上市,竟然刨除了80%以上的申报价格,这哪里是市场定价,明明是搏证监会一乐尽快上市,之后当然我行我素。而存量发行更是出现了奥赛康惨剧,及时制止后,各上市公司绞尽脑汁猜测证监会允许发行的老股数量,首批发行公司已确定发行数量的48家中,10家公司未发售老股,其他38家公司老股转让数量占发行总量的平均比例为38.3%。于是,40%成为心照不宣的红线,为什么?没有人知道。

为了市场化,市场定价的尊严扫地,证监会同样颜面尽失。取消发审委交由市场定价,是证监会自我改革的举措,证监会大刀一挥如果没有其他步骤跟进,会变成令人愕然的自宫行为。证监会请清理战场,划出底线,做好充足预案。

证监会必须中立,拥有行政执法权,第一步是有不受级别限制的行政执法权。201311月,证监会主席肖钢参加上证法治论坛时指出,“从海外经验看,各国证券监管部门都是集必要的立法、行政和司法职权于一体的法定特设机构。监管机构必须要有必要的立法权。”证监会想必不会忘记一些地方政府是如何肆无忌惮地“帮助”拟上市公司提高利润的,不会忘记绿大地为什么迟迟无法退市,那些业绩不佳的大公司是如何上市的,如果证监会的权力甚至无法与省级地方政府抗衡,所谓的监管就是自欺欺人。

同样重要的是,惩戒举措必须切实可行,不能大而无当。两个交易所关于股票造假上市回购全部新股的措施,无疑是建立信用体制的重要步骤,可惜实行成本过高,如已经成功上市的造假公司,是按照发行市盈率回购还是按照交易时价格回购,已经存量发行一次性套现的资金是否该追回?事实上在万福生科的补偿案例中,时间的选择、成交价格的选择非常重要,不应该忘记根本——当时的上市公司根本无钱赔偿。

金融领域信用是生命,信用定价体制不建立,就没有金融市场化的根本,那些一场场的市场化改革,最后将被证明是瞎折腾。

赋予证监会更大的执法权限,建立可操作的信用赔偿执行细则,再说市场化,才是真正的全面的市场化。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