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高手的博客

证券投资交流、商品期货、股指期货、保证金交易等金融产品交易交流

 
 
 

日志

 
 
关于我

本人作为一名金融从业人员,自有中国股市以来就投身市场,经历了从实物股权投资到认股权证,再到股份认购表、网下申购、网上申购等各种形式的股权投资和股票买卖,参与了交易所国债、企业债、公司债,柜台交易国债、企业债、公司债,外汇宝、黄金T+D交易、商品期货、商品电子盘交易等各种金融产品的交易,积累了一定的投资理财经验。本人一贯信奉的交易理念是:投资心态介入,投机心态出场,长期复利收益。不求战胜市场,只求动态多策略适应市场,将自己置于主力地位,绝不可幻想与主力做对。战略上站在主力的队列,战术上立于主力对面。

网易考拉推荐

大武汉悬念:一万工地停工几何 千亿债务是否难解  

2013-10-17 19:24:42|  分类: 生活及其工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人对武汉地铁2号线广埠屯车站主体顶部进行防水处理。过去数年内武汉全城开挖上万工地,城建思路广受争议。

       被冠以“负债最高城市”的武汉,城市建设并未发生大面积停工困局,但地铁建设可能会陷入资金瓶颈。

       武汉正在千方百计找钱,借新债还旧债、下沉建设压力到区县……而卖地,也成了重要选择。

“(阮成发书记)很生气。”接近武汉市委的人士透露。在一次武汉市常委会议上,他对最近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表达了愤怒。

一瓢冷水从天而降。最近,财政部湖北专员办的一份调查报告被媒体披露,截至2012年6月30日,武汉市债务余额2037.05亿,负债率185.64%,“负债最高的城市”这顶帽子被各路媒体冠在武汉头上。

“大武汉”的蓝图似乎变得黯淡,这座拥有一万余个工地的城市,开始被媒体质疑工地停工,后续乏力。

“大武汉”的复兴蓝图的总设计师、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在2008年出任市长之初,因其大刀阔斧的城建思路,网民喻之“满城挖”,彼时,阮强势回应:“我不怕别人叫我‘满城挖’,不建设对不起这座城市。”

暴风骤雨般的质疑声覆盖在武汉身上。但南方周末记者采访多个单位,后者均三缄其口。武汉“大工地”到底是否面临大面积停工困局?它如何纾困?

“南大门”成“拦大门”

同样生气的是武汉洪山区万科金色城市楼盘的业主。2013年8月31日上午,二十多位业主身着胸前印有“万科忽悠城市”的白色圆领衫,手擎标语:“空承诺、操碎心”,“还我承诺,爱我家园”,封堵了售楼部大门。

类似的抗议已经不止一次。在业主们看来,万科金色城市的生活就是一堆麻烦。

开发商万科的承诺,依然竖立在楼盘边的广告牌上,字迹鲜艳。“政府助推白沙洲商圈,中心格局再现。”开发商不遗余力地描绘着这片在规划里称为“白沙洲商圈”的蓝图,最大的卖点便是便捷的交通:“领先环线枢纽,三桥一高架跨长江,城市环线通全城,靠近鹦鹉洲、白沙洲、杨泗港大桥。”开发商还承诺,“领先引进公交,城市公交线路抵达三镇”。

可现实却是,业主丁刊选择的出行工具是自行车。“564(公交车)太挤,而且等的时间太长,走到白沙洲大道上的公交站,最快二十分钟。”

本该在2009年就通车的白沙四路,时隔4年,依然未能竣工,小区几乎成一片孤岛。

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洪山区人民政府主要目标任务进展情况》显示,白沙五路已于2013年第二季度开工建设,但白沙四路未列入今年的计划。此中原由,洪山区政府人士此前对外界表示,拆迁难度大,资金不到位。

根据武汉《武汉市城市总体规划(2010-2020年)》,武昌南白沙洲地区被定位为集先进制造业、现代物流业、大型生态居住区和城市级商业副中心的复合型区域。但拆迁进展不顺、城建资金不到位,这片被称为武汉“南大门”的地区成了“拦大门”。

“苦主”不只是业主,地产商也加入到了抱怨的行业。

“开工说了几年。这对楼盘还是有不小影响,毕竟路通了,阳逻到市里只有半个小时的路程。”武汉永盛乐居地产公司市场总监唐甲夫有些恼火,他的公司在新洲区阳逻港有合作项目。在历经电视问政之后,他口中讲到的江北快速路于2013年4月才开工。

与白沙四路不同,江北快速路是一条武汉早已规划的重要通道,但困境相同。作为武汉都市发展区“4环17射”快速路网主骨架的一部分,江北快速路长约27公里,贯穿三个城区。

此外,武汉市的地铁计划也赶不上变化快。计划在2013年内动工的29号线,因资金压力,开工计划只有部分站段。

“工地没有停工”

相比白沙四路的沉寂,一江之隔的龙阳大道王家湾区域,即便国庆长假,头戴白色安全帽的工人仍在脚手架上施工。据施工方中建三局人员介绍,建设中的高架为二环线上的一个匝道。

在同一片工地,连接汉口与汉阳两个城区的地铁3号线也在建设中。2013年10月5日,在升官渡公交站附近的十字路口,往来的车辆焦躁不停地按喇叭。这片区域集中了杨泗港快速通道、龙阳大道改造、地铁三号线共3个市重点建设工程,成为汉阳最拥堵的区块。

相比较上述的市民、企业抱怨声,以及外界质疑声,南方周末记者走访武汉三镇多个重点工程,并未见外界所担忧的因资金紧张而致的大面积停工。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武汉分院城市交通管理研究所所长胡润州称:“还有好多新项目正在上马,几乎没怎么听说过停工的项目。”

“我们工地没有停工的。”中建三局党委宣传部部长张多见表示。“十二五”期间,中国建筑(行情 股吧 买卖点)集团(下辖中建三局)计划在武汉投资600亿元,而目前已经投入四百多个亿。仅四环线,中国建筑集团的投资就高达280亿元。

南方周末记者从武汉城乡建设委员会获得的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7月份,武汉市已开工重点工程8项,完成城建投资370亿元,为年度计划投资713.47亿元的51.86%,这比2012年同期完成投资额增长近一倍。

从官方公布的资金数据上看,武汉可能未出现大面积停工困局。唐甲夫表示,因资金紧张,受波及的路桥项目有限,“大部分都在二环外面,也不是今年(2013年)才有”。

2008年上半年才是武汉市停工最严重的时候。当年上半年城建计划共筹集资金117.6亿元,占年计划的38%。时任武汉市建委主任王立称,“受国家加强宏观调控的影响,融资难度越来越大,不少市政工程资金无法按时到位,或者由于原材料(行情 专区)上涨导致成本上扬,资金周转不灵,工程时开时停难以连续,时间越拉越长。”

新工程不断上马,而已开工建设的工程进度缓慢,交通拥堵变成了三镇居民最关心的民生话题之一,“满城挖”的名号便是在此时诞生的。

不过,2008年下半年,国家四万亿经济刺激政策横空出世,这给武汉大规模城市建设带来契机。在这一年,阮成发出任武汉市市长,开启了武汉历史的“阮成发时代”。

2008年,武汉市城建投入资金309亿元,当地媒体形容“创纪录”;而在2013年,武汉市计划,在基建中的投资达到1300亿元,9条地铁同时在建设中,即便一线城市,也难出其右。

天量资金秘密

在所有重点工程中,武汉地铁建设面临空前压力。

2012年底,穿越长江,连接汉口、武昌的地铁2号线开通,武汉进入“地铁时代”。

在此之前,武汉首创地铁站冠名,著名武汉小吃“周黑鸭”拍卖获得江汉路站的冠名权,武汉地铁总计获得2700万元的收益。

然而,因反对声强烈,武汉地铁最终作罢。这个小插曲则折射着武汉地铁囊中羞涩的尴尬。

“钱是主要的问题。”2013年10月15日,武汉地铁集团副总经理马君瑞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

《武汉市轨道交通线网规划修编(2013——2049年)》初步显示,2049年武汉地铁线路将达22至23条,总长度1000公里左右,共10条地铁隧道穿越长江,该密度与北京、上海、广州这些一线城市新编制的轨道线网密度指标持平。

然而,即便在上述规划的元年——2013年,武汉的地铁计划已经在悄悄调整。在今年初的工作计划中,武汉地铁集团曾表示,争取6号线、7号线和8号线以及机场线、29号线在年内开工建设。如今,惟有6号线在7月份动工。

计划依然在改变,据马君瑞称,2013年还将争取7号线、8号线上马。但至今未有动静。

“BT谈判花了些时间。”马君瑞解释。

马君瑞口中的BT,指的是“建设-移交”的融资建设模式。政府利用非政府资金投资建设,投资方完工后再将工程移交给政府,最后由政府按约定价格分期付款。

BT模式几乎成为武汉城市建设“大跃进”的灵丹妙药。中建三局党委宣传部部长张多见称,武汉市城建的井喷期从2009年开始,便敏锐捕捉到撬动城市建设的杠杆——央企资金。“武汉的民营经济比较弱,但是央企下属的土建企业的实力在全国均是数一数二,90%都参与了BT项目,可谓全民皆BT。”

中建三局、中铁十一局、铁四院、一冶、中交二航局、中铁大桥局,这些央企下属的施工企业,其总部均位于武汉,在各自领域,均是王牌。以中建三局和中铁大桥局为例,中建三局2012年的营收达到972亿元,列湖北省百强企业第三名;中铁大桥局修建了武汉长江大桥,是国内桥梁建设实力最突出的单位。

2009年,BT模式走进武汉。武汉大道等四大工程总投资130亿元,均采取BT模式,由中国一冶和中建三局出资建设,两年建成,验收交付使用后,政府分3年时间回购。

而此次武汉轨道交通建设是首次尝试BT模式。“地铁投资,对乙方的资金规模特别大,多采用联合BT模式,也就是好几家企业联合投资。而找到合适的BT投资商并不容易。”马君瑞说。

湖北经济学院教授张燕文分析BT项目的风险主要在建设成本,而由于地铁项目规模大,工期长,盈利能力差,给企业带来巨大的“时间风险”。

武汉寻找城建资金的急迫可见一斑。

2013年9月29日,南方周末记者致电武汉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得到的答复是,“市委要求,对武汉市债务问题的采访,一律由市委宣传部答复。”而武汉城投集团的回应出人意料,作为武汉市最大的政府融资平台,其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负债规模是我们的商业机密,不需要向媒体公开。”

债务、停工,这些关键词在涉及单位,已成禁忌。“阮书记对媒体的报道发火,主要是怕影响到以后的融资。”接近武汉市委的人士称。

2013和2014年,武汉市到期债务合计622.35亿元,占到这两年债务总额的44.20%。财政部湖北专员办的报告分析,从静态看,2013和2014年将成为武汉市本级政府偿债高峰期。

媒体在披露这一数据后,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伍新木教授在一个场合碰到武汉市的主要领导,“感觉他们压力比较大。”伍是武汉市决策咨询委员会的委员。

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武汉市城投集团的一份材料显示,2013年3月,武汉城投本年度募集到的第一期短期融资券为30亿元,其中60%,即18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行情 专区)贷款。

“这就是所谓的借新债还旧债。”长期研究地方债务问题的江西省委党校教师姚金海表示。2012年9月30日,武汉城投合并报表资产负债率为76.49%。“负债率虽然不高,但是这类企业现金流确实很成问题。”

找钱成了当务之急。阮成发曾在不同场合强调,“千方百计拓宽融资渠道”。而在2013年9月2日的市委常委会上,阮成发提出,要求各区级政府为市政府分担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压力。

这份名为《关于加强市区两级政府共同推进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意见》称,基础设施建设,该变“以市为主”为“市区合力”,部分基础设施建设更明确“以区为主”。

此外,将各区推进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工作任务,纳入全市绩效目标考核体系。同时,建立土地出让收入分配激励机制,并设立市级奖励资金,对区级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财力投入实行补助和奖励。

武汉市最困难的时刻仍未到来。“十年之后,二环内的地卖完了,BT项目进入回购高峰。”姚金海表示。

伍新木表示自己是乐观的,“资源的红利是长期的,资源市场化之后,释放的空间是很大的。就拿土地来说,武汉只要增加一环,土地资源就可成倍增长。”

显然,武汉已未雨绸缪。早在两年前,武汉市四环线就已动工。

摘自http://finance.eastmoney.com/news/1344,20131017329888887.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