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高手的博客

证券投资交流、商品期货、股指期货、保证金交易等金融产品交易交流

 
 
 

日志

 
 
关于我

本人作为一名金融从业人员,自有中国股市以来就投身市场,经历了从实物股权投资到认股权证,再到股份认购表、网下申购、网上申购等各种形式的股权投资和股票买卖,参与了交易所国债、企业债、公司债,柜台交易国债、企业债、公司债,外汇宝、黄金T+D交易、商品期货、商品电子盘交易等各种金融产品的交易,积累了一定的投资理财经验。本人一贯信奉的交易理念是:投资心态介入,投机心态出场,长期复利收益。不求战胜市场,只求动态多策略适应市场,将自己置于主力地位,绝不可幻想与主力做对。战略上站在主力的队列,战术上立于主力对面。

网易考拉推荐

破解养老制度“双轨制”不能再做“夹生饭”  

2013-10-14 20:49:29|  分类: 重要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毫无疑义,在新一届中国执政集团的施政预案里,会有两类十分艰巨的改革任务:一类是过去35年挑挑拣拣的改革开放,累积下来的大量“夹生饭”;另一类是如何顺应时代潮流破旧立新、推动深层体制改革,使中国在“后改革开放时期”稳健转入和平崛起的健康轨道。而有些关乎到全体公民切身利益的重大改革,兼备这两类难题因素,因而加大了深化改革的难度。比如,近期热议的养老制度“双轨制”问题。有传言称,即将召开的三中全会,将在缴费主体、统账模式上,事业单位养老制度要逐步和企业的基本养老制度并轨,实现统一的社会统筹与个人账户相结合的模式。听到这一消息后,在令人欣慰的同时,也有这样的担忧:既然决策层要下决心消化掉这块儿“夹生饭”,就要一步到位,不要再制造新的“夹生饭”。

纵观当今世界各国的民生与政务,如何构建并运行好一个国家的社会养老保障制度,已经成为困扰执政集团的一大难题;而已经深陷债务危机的欧洲和此类麻烦越来越大的美国,对中国最大的教训是:国民养老制度的构架设计及运行机制建设,一旦预埋了隐患,必将为今后的国家治理事务制造越来越多的麻烦,为执政安全,造成越来越大的威胁。因此,对于中国执政高层而言,眼下要彻底把养老制度改革和建设一步整到位,困难很大、任务艰巨,务必正视和破解三大难题:

一是要彻底打破双轨制,就必须消除等级歧视,实行官民一致、城乡一体的养老制度体系。大家都明白,我们在过去改革进程中,体制内的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施行的是一套“优厚”的退休保障制度,体制内的“官差”,个人无须缴纳社保金,退休养老金由财政统一支付;体制外的企业单位实行的“缴费型”养老保险统筹制度。对此,大量的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民营企业,觉得极不公平,态度很不积极;这等于国家的养老保险政策把体制内外不公平的矛盾,在很大程度上转移为体制外企业主与员工之间的矛盾。与此同时,广大农村地区的养老保险,由无到有但很“脆弱”,由于城乡经济基础落差很大,所谓的城乡统筹,在这方面,实际上流于形式;贫困地区一方面面对乡村民众征收有困难,另一方面财力难以支撑。综合来看,之所以会出现养老制度的“双轨制”及城乡割裂的格局,除了客观因素外,还有一个根本原因:封建等级思想观念在作怪---体制内公务人员总要显示出高人一等的“贵族气息”,自身作为裁判员,首先借助国家财力保障自身由优厚的待遇,这等于在职期间为退休之后,铺好安稳舒适的退路。

 二是整个国家的养老保险水准要与国民全员生产力水平相一致,使不同历史时期的保险水准定位在财政和公民可承受的范围内。中国本质上还是一个农业大国,大约8亿左右的民众还生活在县域范围的农村地区,即便是一亿多的农村劳动力到城里打工,其绝大多数人的根还在农村,其家庭负担还在家乡。因此,在中国劳动力的总体水平及全员劳动生产率还很低的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眼馋西方的养老保险制度,特别是“见过大世面”的体制内公务员及中高收入群体,要认识到“国库拨付的养老保险金”是全体公民的公共福利,不能让少数权势及强势群体厚着脸皮“蹭”人民大众的利益。我个人觉得,既然中国实施的是中央集权形态的共和国体制,而不是美国的联邦自治体制,就不要太多地指望地方官员高度自觉和尽职,正视现实的举措是,研究制定从中央到全国、从北京到边疆的全国性统筹政策,核心是要做到两个统筹:一是统筹体制内外,二是统筹城乡公民。也就是说,重要制定统一指导意见和标准预案,地方结合本省市情况,参照执行,不得出格;各个省(直辖市)行政辖区内,从中心城市的公务员,到乡村农民,实施同等的缴费及补贴标准的养老政策。在此前提下,中央财政可以适度地切蛋糕---从富裕地区下刀,切给贫穷地区。此举可以既保障城乡之间、体制内外的公平,又可以保障养老制度与生产力水平相一致,使公民养老负担在各级财政可承受的范围内;而“不好”的方面则是,体制内党政公务员及事业单位的受惠程度大大降低,富裕阶层觉得养老保险无足轻重。但是,商业保险可以弥补这方面的缺憾。总之,如果一个国家或独立的行政区域内的公共政策,若偏离了自身的生产力水平,必然会给以后埋下诸多社会矛盾。

三是养老保险的缴纳要体现公平并建立在法律保障的基础上。其实,在养老保险标准这个问题上,个人缴纳多少、财政补给多少是小,体现公平才是关键。中国的各项建设发展本来就很落后而且参差不齐,越是在这样,国家各方面的公共福利政策,越要体现公平、兼顾弱势。要认识到,改革开放以来,整个中国存在三大失衡:发展及就业机会失衡、资源配置失衡、财政投资及金融投资失衡,由此导致各阶层民众或明或暗的收入差距拉大,进而造成养老制度面临极大的“落差”。在这种情况下,诸如养老保险这样的重大公共福利政策,必须着力消除这种落差,而不是人为扩大这种差别。现在,若要彻底改革养老制度,就必须信守“公平、统筹”的原则,并坚决消除以下几大不公平因素:

首先,要把倒置的金子塔搬正了,既要取消体制内的特殊优待,又要加大对体制外贫困地区的财政让渡支持。我所说的这个社保受益倒置的金字塔是:位居塔尖及顶部的少数国有体系内的群体,很少承担或者基本不承担社保金缴纳义务,而处于塔的地步的大量的体制外的就业人口,承担了大量的保险金缴纳任务,而受益的情形恰好是颠倒的,所以,等于纳税人和体制外的民众,在鼎力给体制内的人员超量做贡献,。

其次,要改变“白发人”剥削“黑发人”的现象。现在,人们表面上只看到年轻人啃老,却看不见“白发人”剥削“黑发人”。我们经常能够看到很多社区的大叔大婶们,兴高采烈、喜气洋洋地扭秧歌,各大旅游景点的主流群体也是大叔大婶的比例越来越高,他们的确无忧无虑很幸福---有很便宜的公分房、土著居民遇到拆迁还有动辄数百万受益,他们有可观的退休金和存款积累,他们还有组织关怀及各种优待,所以,他们沐浴着社会主义的阳光富裕地快乐着。而与此形成的明显比照是,他们的子女辈们,有相当多的年轻人刚刚大学毕业不久,每月薪资总额只有三四千元,混的好的每月可以拿到六七千元,他们被扣掉保险金和所得税后,还要承担房租,如果就业不稳定,每年还少拿一两个月薪资,他们没有住房、没有积蓄、没有组织关爱和特殊优待,他们的父母若早年没有好工作或提前下岗、他们若是来自农村,则生活的会更惨,只能到城乡结合部租脏乱差的民房、或者在地铁沿线租被隔离为鸽子窝的楼房居住;他们很多人恋爱不起、结婚不起、生育不起。那么他们又是如何被白发人“剥削”的呢?“剥削”原理其实很简单:国家现在的养老保险缺口非常大,要保障离退休老年人的退休金,只能从年轻人身上征收,用于弥补这巨大缺口,尽管如此,也难以弥补巨大的缺口,只能让一代一代人背负沉重的包袱前行。据国内某著名经济学家称,2013年中国养老金的缺口将达到18.3万亿元,养老制度若不发生实质性变革,今后这个缺口会逐年放大,假设GDP年增长率为6%,到2033年时养老金缺口将达到68.2万亿元,占当年GDP的38.7%。

再次,要改变国有体系内外“老有所依”和“老无问津”的状况。中国已经开始进入老年社会,从目前情形看,老年人分为两类:一类是公有体制内的城镇离退休的党、政、军、事、教、工等国有体系内的老职工,他们端着含金量不等的铁饭碗,属于老有所依的老人;另一类是广大农村地区的老年人和城市非国有体系的职工或无业市民,他们基本没有或者有很少的经济依赖,几乎属于老无问津的老人,这类人的生老病死,若没有强势儿女关照,只能顺其自然。尽管这种不公现象由来已久,而且善良的中国弱势群体的老年人,也一直理解党和政府的难处,不争不抢不闹,但是作为政府实施改革、制定政策,不能视而不见、回避困难,不能让日益明白事理的民众认为你“吃柿子调软的捏”。即使在国有体系内部,也存在着严重的权利和义务严重公平的现象,比如,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12社会保障绿皮书》显示,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的退休金平均高于企业退休人员达1倍以上;而机关事业单位人员在工作期间不需缴纳各种保险费用,但其退休金却远远高于缴纳社保的企业退休职工。

 最后,要拆除地区之间、政府与民间的人为制造的体制壁垒,使全国养老保险机制,在同一制度和标准条件下,透明运行。前几年国家强行出台并实施的《劳动法》时,我说这部法律的最大隐患是,关于劳动保险的条款严重脱离了中国现实生产力水平,而且会制造出自上而下的既得利益部门----征收、管理和配置保险金的相关部门。这种强征保险金的做法显然是学习美国等发达国家的,但是在管理配置方面,则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招数,并没把西方国家“首先兼顾弱势群体”的举措学过来。现在看来,此举的确强行征收了不少钱,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养老金的缺口问题,但是却酿成了较严重的利益分割和诸多不公。比如,全国社保迟迟不联网,民众异地转换就业无法顺畅地、公平地完成保险基金及档案的转移,特别是各地标准和具体制定办法也有差异,很多人无奈只能放弃,到异地不情愿地重新注册申请社保账户,否则就是非法就业。这一现象的背后,就是不同地域社保部门的区域利益在作怪。再比如,很多年轻人、特别是进城务工和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就业稳定性很差,他们收入很低,对从给低廉的薪资中扣缴养老保险金有很大的抵抗情绪,但又无法跟法律作对;但是,无论他们是异地就业还是中途失业,已经缴纳的社保基金,多数人采取了放弃的态度---尽管按规定可以退领个人认缴比例那一部分,但很少人去领。而对于各个城市的各级社保金管理部门来说,这笔不菲的“沉淀”资金到底有多少、由谁享用了?社会公众一概不知。若要真心解决这些问题并不难,只要政府制定好政策和规矩,实现全国联网,并辅之以法律保障,甚至可以招标给民间财务机构来管理运行,此举既可以减少管理成本、提高效率,又可以保障公开、公正和透明运行。

摘自http://blog.ifeng.com/article/30797366.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