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高手的博客

证券投资交流、商品期货、股指期货、保证金交易等金融产品交易交流

 
 
 

日志

 
 
关于我

本人作为一名金融从业人员,自有中国股市以来就投身市场,经历了从实物股权投资到认股权证,再到股份认购表、网下申购、网上申购等各种形式的股权投资和股票买卖,参与了交易所国债、企业债、公司债,柜台交易国债、企业债、公司债,外汇宝、黄金T+D交易、商品期货、商品电子盘交易等各种金融产品的交易,积累了一定的投资理财经验。本人一贯信奉的交易理念是:投资心态介入,投机心态出场,长期复利收益。不求战胜市场,只求动态多策略适应市场,将自己置于主力地位,绝不可幻想与主力做对。战略上站在主力的队列,战术上立于主力对面。

网易考拉推荐

新低只是寻底的第一步  

2011-09-19 20:18: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之前已经谈到了开门黑在本轮调整行情中的“光荣历史”和今天已经成为定局延续历史的先决条件,在解决了宏观方面的原因(为什么)之后,如同2009年初期我们分析中国牛成因时一样,我们再来分析分析是什么。即今天的调整内在所体现出的特点,不难看出,比起以前一些特定时刻出现的利空导致开门黑而言,周一市场的下跌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在我们的影像中,A股应该是要涨就涨到爆,要跌就跌到死的那种极端化表现。但今天的走势却大体上类似一个“L”型或者簸箕型,早盘几波大跌确立跌势之后,市场并没有无限的放大恐慌;而是在低位出现了持续的横盘震荡,也就是我们俗称的“磨”。习惯了在A股大涨大跌的波动中大跌的弄潮儿们碰到这种情况也没辙了,说市场还有吸引力?看不出即时的方向选择做空做多都是白搭;说着是阴跌来临?毕竟前面还有个竖线奠定跌幅基础。形成这样尴尬走势的原因,笔者认为还是与目前下跌所处的宏观和微观环境有关。

        宏观方面:午评时的两则重磅消息,如果按照人气杀伤的角度来看,那一定是利空,换句话说“市场至少不会在两则消息出现以后莫名其妙地去大幅上涨”。但与2008年极熊式确定的“紧缩”伤人造成的双碰头不同,现时的利空消息可以孕育恐慌,但实质性造成的利空却比较有限。就拿中国水利来说,你接受或者不接受,它都是要来的,如果目前低迷的市道迫使其以极低的价格询价发行,那上市以后未必不能在长远的周期里受到资金的追捧(毕竟水利是国家十二五建设的重点发展方向)。午评针对这一点也些许谈到过:事实上,中国建筑、中国石油、中煤能源等绝大多数A股历史上的IPO大单推出时点,恰好是市场上涨行情阶段性见顶期间,超募比例相对较高,首日表现也更为疯狂,但随后的市场表现更为糟糕;而中国西电、大秦铁路、中国中冶和中国一重等极少数IPO大单的推出时点则是市场调整行情阶段性见底期间,超募比例相对较低,首日表现更为低迷,但随后的市场表现往往出现转机。笔者在3478点后的调整(2009年下半年)也讨论过这个问题(即中字头发行的顶底周期),当时举过中国中冶和中国化学的例子,一则失败一则成功,可见中字头也是可以上涨的,关键还是看公司本身的发展能不能具有十足的吸引力。现在水利和陕煤的发行,可以认为是痛,也可以认为是短痛长期希望的来临(毕竟大型公司是上一个少一个,今年的焦点也可能就是这些了)。至于境外方面的华尔街“风波”以及奥巴马可能被迫向富人增税以确保政府收入的说法,整体看也只是为了配合扭曲操作(透过卖出短债,买入长债,延长所持证券到期日以压低长期利率)的进一步稳定经济格局,略微安抚投资者信心的措施,短期内不会改变美股箱体波动的局面;对A股同样造不成太多的负面影响。至于公司债评级连降两级,那只是极个别不足轻重的公司出现的问题,作为市场上占据80%的央企而言,还不至于出现债务问题,也就更加不足一提了。总的看来,利空消息是有,但在这个点位上的冲击很难造成太大幅度的暴跌,市场仍然以之前所确定的斜率进行“有序的下滑”,直到点位和信心达到新的平衡契机。

    微观方面:还是关于2437点的老话题,早盘市场跌到2450点左右时(已经击破,所以这里谈不上太牢固的支撑了)开始缓过劲来,说白了还是因为沪指想保住2437点不被击破而已。而且早盘虽然没有涨10%的个股出现(华神集团和金飞达均是午后涨停),但也无跌10%的个股出现,大部分个股因为交投极其不活跃,完完全全是被跟风卖单制约住了;到了午后,市场甚至还一度出现了一波新的放量反抗,只不过这种“放量”仅仅是针对之前的分时量能而言的,总的来看,这依旧只是不足以撬动趋势的杯水车薪。最关键的是,市场在此时出现抵抗真的意义很大么?早盘除去部分油气服务(海水淡化概念)被市场追捧(如江钻股份,海亮股份,海油工程)之外几乎依然找不到集中的热点,证明游资连讲故事都没有多大愿望了。此时还是午评时所说的那段话:实际市场走势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弱;既然连量能(量谷)和十日线(拜托请一定要突破一次)这两重因素都完全看不到好转迹象,做多只能存在于幻想中,那相比之下考虑谨慎的方案是不是要更加现实一点?笔者所在的南方最近已经开始降温,既然深秋季节“气候”不作美,那“裹紧衣裳注意保暖”只能是我们唯一的办法,因为个体力量基本是没法改变天气的,只能去适应它。大部分人都已经选择了深藏不出,那么仅有的反抗只能证明是之前上周二强势绝境反击之后的“衰弱波”,对不少资金而言,反而是找到了分时图上反向操作的理由。

    观察沪市的中煤能源(港股暴跌16%以上,因透水事故影响,目前两市交易双双紧急停牌)和深市的万科(受楼市成交持续低迷影响,上周笔者已经提醒保招万金明显资金出货的征兆,今天四只股跌3%-5%不等),可以看出破位迹象十分坚决,这在地量成交,看似已经无筹码可卖或者说愿卖的市场里是比较少见和令人尴尬的。这也是弱势市场的本质,每一个利空(甚至是传闻)都是大盘不能承受之重,至于利好所放出的光芒则成为了指引人们退出的理由。由此看来,2437点的死撑还有什么意义呢?惯性跌破这里,应该是目前多空双方皆大欢喜的结果,因为两方面都已经不想再被这个悬念拖着无法制定下一步的交易计划了。相信确实如原醉先生所说:很多朋友讲主力仍会故意砸盘诱空吸取廉价筹码,这一点不敢苟同,我的判断依据如果是有意吸取廉价筹码就不会在2439拉起来,差两个点就砸破2437,当时恐慌盘已经出来了嘛,为什么赶紧拉上来呢?心善乐施吗?只能说主力资金已经不需要吸筹了,而是担心破位的问题,因此即便后市大盘选择继续下跌,也绝对不是什么主力诱空的行为,而是市场无法形成合力不得不下一个台阶的问题。对这个问题的判断关系到万一跌下去是否该立即抄底,而涨不上来该不该减仓。由此也能得出结论:近期沪指很大概率会完成下降三角形形态再寻求一个突破方向;而政策消息面偏向空头,无论是扩容不见停滞还是货币政策未见宽松。相信A股市场仍需经历一次凤凰涅槃般的内部比价调整才能真正迎来大的转机。这一点从今天创业板的运行轨迹中也能看得出来,它们的跌幅本来不如更大型的板块指数,但一旦出现系统性的利空驾临,承受抛压最重的往往也是它们。

    2008年8月,市场也曾经为之前的“双底或者圆弧底”形态破而不破纠结万分,但最后在奥运顺利开幕的刺激下,股指“顺利”的完成了向绿色奥运的致敬。2010年4月19日利空触发跳空长阴之后,人们也寄希望于年初2月3日的低点能够“护佑”市场,在下跌后的第三日指数也的确出现了可观的反弹,直到第六日也还没能击破它,但随后的走势呢?不用多说大家也都知道。相似的例子也不用在多举,笔者只想表达的是,在当前的环境下,利空即使没有实质性对经济的影响,对转型的困惑,对股市诸多不成熟现象的不满也能够使其构造无法捉摸的恐慌,而很显然,随机形成的2437点除了具有心理支撑之外,其实并不具有任何的象征性意义,它可以形成一次重要的波段反击使部分资金赚钱(上周二),但它或许无法一次再一次的承担弱势中救世主的重任。所以,尾盘在抵抗中稍一“失手”,看起来2437点就是无奈被破了,可这种形势表面上可以说是多方“尽力抵抗,情有不甘”导致,仔细想想,之前多方早干什么去了?还是一种环境形成的必然效应。由此可以证明,告别做作的探底反击,来点真实的放量,突破,连阳,才是见底的最好信号,而目前市场仍在这之前的“寻底”中;新低已经告诉我们,底还没出现!还要各大指数都不再创新低了才行。再说的深刻一点,新低是寻底“撕下沪指护盘抵抗”的第一步,也是必经一步,也是证明了市场仍然在下降通道中运行的关键一步。既然还在走这样的调整路,那么继续“顺应严寒天气”,选择龟缩等待其实就是散户们最佳的策略,我们当然期待上述所说的最好信号出现,但我们也都知道那还不是现在能做到的事情。

该文章转载自http://blog.eastmoney.com东方财富网博客http://blog.eastmoney.com/misc/blog_140602009.html新低只是寻底的第一步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