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高手的博客

证券投资交流、商品期货、股指期货、保证金交易等金融产品交易交流

 
 
 

日志

 
 
关于我

本人作为一名金融从业人员,自有中国股市以来就投身市场,经历了从实物股权投资到认股权证,再到股份认购表、网下申购、网上申购等各种形式的股权投资和股票买卖,参与了交易所国债、企业债、公司债,柜台交易国债、企业债、公司债,外汇宝、黄金T+D交易、商品期货、商品电子盘交易等各种金融产品的交易,积累了一定的投资理财经验。本人一贯信奉的交易理念是:投资心态介入,投机心态出场,长期复利收益。不求战胜市场,只求动态多策略适应市场,将自己置于主力地位,绝不可幻想与主力做对。战略上站在主力的队列,战术上立于主力对面。

网易考拉推荐

郭树清没有能力挑战权贵资本!  

2011-12-20 20:57:40|  分类: 证券投资及市场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上市公司治理问题之所以是个老大难问题,其核心原因就是“官商不分”,尤其是那些巨无霸式的公司,名为企,实为官。当说到公司高管待遇的问题时,它们要求按市场规律办事,尽享着高收入;当时到它们需要提高效率、效益为股东创造价值的时候,它们往往以“社会责任”为由,拒绝向股东提供利润。

同样,对于中介机构,如券商、会计师、律师事务所,它们承揽业务靠的是什么?是经验和水准吗?这一点,在其内部是公开的秘密,而对外则冠冕堂皇。很多年没人过问中介机构的治理问题了,而郭树清却大胆说出了真相:中介机构的公司治理水平还不如它们提供服务的上市公司。这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高中尚未毕业的学生居然走上了大学的讲台。

所以,中国上市公司的治理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治理机制问题”,而是一个“权大还是法大”的古老命题,是特权资本干扰的历史顽疾。郭树清勇于面对诚然值得赞美,但实际操作恐怕举步维艰。

从郭树清上任之后一系列言行看,他的确在系统性地思考问题,但系统性考量的核心在于:找到最佳“突破口”。这个点找对了事半功倍,找不对则事倍功半。我坚信他的突破口找不到,因为他个人的力量无法改变中国权贵文化。

那哪个点才是最佳着力点?我认为,这个着力点应当是资本市场市场自身的运行规则。郭树清如果能在证监会可控范畴之内,依据规范式的公平市场理念,以限制特权资本之特权为目标,系统地重新修改资本市场规则,大幅压缩特权资本的腾挪空间,参照李青原、李振宁等设计的“股权分置改革方案”,将一部分日常决策权倾斜于中小投资者,那将为一切其他方面的改革提供一个十分有利的环境。但这是不可能的。

以此为突破口,不仅体现了还权于民的原则,而且可“用民意对抗特权”恐怕也是郭树清的最佳选项。更重要的是:用这样的方法解决问题牵涉面小,证监会自己就有相对充分的决定权。证监会本身就是一个特权部门,他们愿意放弃这个故有特权吗?不可能!郭树清也有老板,他的老板答应吗?不会答应的! 

作为改革家,郭树清一定深知改革之难,难就难在权益的重新分配。郭树清千万不要“硬碰硬”地蛮干,这倒不是说还能做几天官的问题,而是我们热望改革的成功。我们必须知道,郭树清今天面对的问题,是一个世界性难题。 

原因很简单,垄断资本控制已经变成整个世界经济发展的现实。在此现实条件下,中国如果没有与国际巨头实力相当的财团,又如何去参与国际竞争?但中国有了这些富可敌国的财团,是不是老百姓也会吃亏?这是一对十分难解的矛盾,在这个现实条件下,如何才能找到平衡?何止郭树清,对奥巴马都是一个巨大的难题。他要加强对华尔街的监管,但监管法案却被大打折扣。更何况,郭树清的位势还远不及奥巴马。

敬琏认为“改革需要顶顶层设计”,说的是“中国改革需要最高决策者下决心”。所以,郭树清要在中国利益的核心区域实施改革,恐怕更需要最高决策者的撑腰。除此之外,郭树清需要是胆大心细、外柔内刚、从易到难、方法至上。

  评论这张
 
阅读(308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